中華教會每月通訊 2004年8月

中華教會每月通訊

2004 年 8 月


Tommy 王的見證

(編註:Tommy王今年八月從弗州大學畢業。因被神呼召願意服事主,決定不繼續讀研究院。以下是他參加了2003年Urbana特會後、在Bumby教會一次分享的摘要。請在禱告中紀念我們年輕的弟兄 。)

Urbana的特會遍佈在世界各地,每三年,由一個專門對大學生傳福音的組織負責。目的在於讓世界各地的大學生知道,主今日的所作所是,在福音方面的事略。我參加特會以後,內心非常激動,因為主比我想像的更大得多。今天我要誇神多麼偉大,藉著特會如何影響我的生命。

特會中,有兩件事對我有特別的提醒;
(1) 神在大學生中,那種火熱的情況。
(2) 我要把我以前所學的全部置之度外。

在我去特會以前,我的屬靈生命已達到一個無法突破的境界。星期五去聚會,帶領查經;星期六和星期日也參加各樣的聚會。別人看我常去聚會,一定是非常屬靈的,但是我自己知道,我的屬靈生命已到瓶頸很難突破。我問自己,難道這就是信主所能得到的嗎?我們去教會是真心願意去,還是把它當成一件例行公事。在我們大學的聚會中,分享的只限於那幾位,其他的人都沉默無言,我們都覺得好像缺少了什麼,卻又無法抓住問題的核心。我有點失望,覺得四周的人,在主裏不冷不熱,他們心中的火熱,必須再被挑旺起來。在特會中,我體會到雖然我失望,但神卻沒有失去盼望。

UF的校園團契,著重門徒訓練,我們學習經文和聖經的故事。去特會以後,我瞭解到福音的重要,使徒訓練和福音傳播必須平行進行。我們從神所領會的話語,應該和別人分享,並活出神的話;就如耶穌在井邊碰到的那個撒瑪利亞婦人,當她從主得到活水後,自然就往城裏去,把福音分享給眾人。從小到現在,我從來沒有看過,像特會中的年青人那樣對主的熱切,從清晨到夜裏一、兩點,都有人在讀經、禱告、交通神、分享見證主、唱詩、感謝讚美主。

兩萬個大學生參加這個特會,佔去了整個伊州大學的校園,除了早晚有特會外,下午還有三百個不同的講座分散在校園各地。有些講座,教室中擠滿了人。雖然芝加哥冬天天氣很冷,又下雨,但因人數太多,非要把窗戶打開,才能叫外面的人也可以聽到信息。他們對主的飢渴,使人難以相信!在晚上的討論小組,每個人都分享神在我們生活中、心中所作的工,神在我們身上、生命中的影響與改變,真使我驚訝!在八個人的小組中,有五個人分享神對他們的呼召和他們願意為主的擺上。一個大學一年級生被神呼召,到芝加哥的貧窮區服事;喜歡吉他的一位學生,願意用音樂服事神;一位學生對航空感興趣,希望開飛機送宣教士到各地;一位學生對大陸特別有負擔,一年前,他到大陸鄉村,看到各地的需要,今天計劃和八個人回到當地,把福音的資料帶給他們;小組的組長,他的呼召是畢業後到伊拉克去傳道。這些人覺得,在世界上沒有什麼事比服事主更重要。他們知道世上的事都要廢去,只有在神裏面的事存到永遠。

我這一生中,從沒有這樣被感動、在聖靈中悔悟過。我看見我自己,常把許多世上的事放在主的工作前面。我看見自己的貪吃:有一次和同學開車到奧蘭多,只為了要吃飲茶,把沒有永遠價值的事擺在神的前面。在家中,我們的禱告,都是為自己的學業、事業、將來與健康,都是個人的;而我們這組的禱告,是求神的國降臨,並為伊朗的大地震禱告。但神的國比這些都大的多,神讓我們看到在我們附近,就有許多有需要的人,許多失落的人,我們應該讓他們知道主是多麼愛他們。而我卻只著重我的學業,我日常的飲食。我們的每一分鐘,都是神賜給我們,應該做神的工作,而不是為了個人的享受。如果我在小事上不能忠心,神如何把大的事交給我呢? (路加12: 13-21) 我們是否為自己積財,卻在神前不夠富足呢? (路加3: 11) 主說有兩件衣裳的,分給那沒有的,這裏沒說如果你有多餘的,而是說如果有兩件。那天下午,兩千件衣服被捐出。有姊妹分享在土耳其的宣道工作,當晚有二十位學生願意獻身於土耳其的宣教工作,這證明一聽到主的話,就立刻起來去做。(路加9: 61-67)主呼召一個人跟從祂,那人要先回去埋葬死人,主卻要他只管去傳揚神國的道。又有一個人有心意服事,但要先辭別家裏的人,主說:手扶著犁向後看的,不配進神的國。這二十位學生,非常感動我,他們願意把美國可以供應他們的一切放下,到一個陌生的國家服事主。 神不是要我們的明年、明天,或者今天,祂要我們的一生。大會結束後,有一萬個學生願意奉獻他們自己做短宣或長宣。

生長在一個中國基督家庭,你的父母必然講過兩件事:一是 神,二是學校。我的父母非常看重我的教育,他們希望我將來能夠獨立更生,有一個舒適的生活;住在一個好的社區,不要經歷他們所經歷的貧窮;有自己的家庭,給他們帶來孫兒孫女。雖然他們沒說,如果我可以給他們經濟上的支持,或給他們買一部新車更好。我們中國家庭一般都是這樣的文化背景。我的父母來到美國,因為此地有中國所沒有的機會。他們要我變成他們的一部份,這沒有錯,我的父母對我有他們的意願。但這就是我一生最重要的目標嗎?為要追求這樣的生活,而忘了追求神的旨意。在美國長大的孩子為追求一個美國的夢,我們不知不覺中就往這個方向走去;學校→得學位→住白籬笆後面二層樓的房子→有兩個孩子→兩部漂亮的車子→儲有足夠的錢→舒適的退休生活。我們不知不覺中就進入專為追求這所謂美國之夢的模式裏。

有一天,有兩個女孩子向我挑戰,一個女孩高中畢業後,願更認識主,而她又喜歡跳芭蕾舞,她決定去一個以教跳芭蕾舞專長的基督教大學,遠離家,進入靠神供應的生活。另外一個女孩高中畢業後,有服事耳聾人的心願,她找到一個專長手語的基督教大學。想到我自己,為什麼當初沒想到基督教大學?當初所聽到的不是去哈佛,就是去普林斯頓,或是康乃爾。我們是不是為了面子,去追求這些而忘了追求真神。 

另外一位叫Nike的姊妹,在她進大學時,想到的是主修畢業後容易找到好工作的科系。父母希望她做醫生,但她選了機械工程。畢業後工作了兩、三年,她和四個同事發明了治療心臟的儀器,被人買去專利,她的分紅是三百萬。正在那時,主呼召她放下工作,全職事奉。她的主管說,如果妳現在離開,一文錢都拿不到,如果在公司多做一年,拿到妳該得的分紅,再去做妳一生的事奉也不遲。開始她覺得也不錯,可以用這些錢救濟貧窮的孩子,幫助教會宣教的工作,也可以支持她一生的費用。但是禱告後,內心深處,知道神要她立刻離開,而不是一年以後。她決定順從神的呼召,去開羅短宣。因為這次短宣,她知道神要她到城市去幫助貧窮的孩子,並明白神對她呼召的細節。神的呼召,不是要我們一年以後,而是要我們現在跟從祂。金錢對神不算什麼,我們的生命對神才是最重要的。神要我們在凡事上依靠祂,不要憂愁吃什麼,穿什麼 (路加12:22-32) ?神也呼召我們,在全職事奉上,與神同工。

我們如何利用神給我們的時間呢?西方基督教變成只是在行為上表現,而失去福音救靈魂的意義。我們四周有無數失喪靈魂和有需要的人,神要我們伸出援手,幫助他們。如果我們確信耶穌是我們去天國唯一的路,如果主耶穌明天就來的話,全世界會有四億人都要下地獄。這不只是生死的問題,而是永生和永死的問題,是這麼緊迫,這麼需要,我們到任何地方都一定要帶著福音去。想到如果我的朋友、親人在永世裏要和我們分離,是一件多麼難過的事。所以我們不能停止傳福音,傳講神的道,這是我們生命的目的。

神愛我們,甚至把祂的獨生子賜給我們,為我們死在十字架上。我們如何回應來愛神、願意奉獻多少給神?我認為我們一生中,最重要的不是找一個好學校、好工作、甚至一個好配偶,最重要的是生活在神的大計劃中。神給我們這個特權,讓我們在神國的增長中參與、在教會的成長中事奉,是我們的福氣,不是義務。神在我們生下來以前就知道我們的名字, 神一定在我們生命中有祂的計劃。雖然我們跟隨的耶穌是第一世紀的耶穌,但是 神超越時間、空間。雖然我們活在二十一世紀,但我們的心要像第一世紀主的心一樣,做一個積極的基督徒。活得要像一條活魚,逆著潮流而活;不像死魚,順流而下。

但願弟兄姊妹,永遠不要停止愛人,不要停止盼望,不要停止傳神的福音、做神的事。特別是年輕人和大學生,要背起你們的十字架,把神的大使命帶到近處和遠處。在每一代,神都興起年輕人,為神做見證,你願意在神的國裏做活的見證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