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華教會每月通訊 2003年2月

中 華 教 會 每 月 通 訊 

二 零 零 三 年 二 月


你 肯 不 肯 『 不 知 去 向 』 就 出 去 ? 

『 出 去 的 時 候 , 還 不 知 往 那 裡 去 。 』 希 伯 來 書 11: 8

你 曾 否 這 樣 出 去 ? 若 有 , 那 末 當 有 人 問 你 在 幹 甚 麼 時 , 你 簡 直 沒 有 合 邏 輯 的 話 可 以 回 答 。 作 神 的 工 其 中 一 個 難 題 就 是 --- 『 你 期 望 做 些 什 麼 ? 』 你 根 本 不 知 道 該 做 甚 麼 , 你 唯 一 知 道 的 , 是 神 知 道 祂 在 做 甚 麼 。 要 經 常 審 查 自 己 對 神 的 態 度 , 看 看 是 否 竭 盡 所 能 , 完 全 信 靠 神 。 這 種 態 度 使 你 不 住 的 希 奇 , 因 你 不 知 道 神 下 一 步 會 怎 樣 做 。 每 天 清 早 醒 來 , 就 是 新 的 『 出 去 』, 建 立 對 神 的 靠 賴 。 『 不 要 為 生 活 謀 算 ...也 不 要 為 身 體 擔 憂 。 』 你 『 出 去 』 之 前 , 這 些 東 西 都 不 要 再 理 會 了 。

你 是 否 不 住 的 在 追 問 神 , 祂 將 做 些 甚 麼 ? 神 決 不 會 告 訴 你 。 神 不 會 告 訴 你 祂 怎 樣 行 事 , 祂 祇 會 向 你 顯 明 祂 是 誰 。 你 相 信 神 是 行 神 蹟 的 神 嗎 ? 你 肯 不 肯 順 命 出 去 , 對 祂 所 作 的 一 切 , 一 點 也 不 詫 異 ?

假 若 神 真 是 你 親 近 祂 時 所 認 識 的 神 , 憂 慮 是 何 等 不 當 哩 ! 讓 我 們 的 生 命 不 斷 地 靠 著 神 『 出 去 』, 那 麼 生 命 會 美 妙 得 難 以 形 容 , 且 叫 耶 穌 心 滿 意 足 。 你 一 定 要 好 好 學 習 從 信 念 、 教 條 、 經 驗 中 出 來 , 直 至 你 與 神 之 間 , 已 全 無 隔 膜 。 --- 摘 自 章 伯 斯 的 『 竭 誠 為 主』

 

 

我 的 得 救 蒙 召 見 証

王 凱 璁

小 時 候 我 去 天 主 教 堂 , 為 的 是 想 得 獎 票 , 累 積 起 來 可 以 領 取 禮 物 。 有 時 也 到 廟 裏 求 簽 問 卜 , 但 廟 裏 陰 森 森 的 , 讓 我 害 怕 。 我 比 較 喜 歡 去 教 堂 , 那 裏 光 線 充 足 、 不 會 讓 我 害 怕 。 在 我 心 深 處 , 我 信 耶 和 華 這 位 創 造 宇 宙 的 真 神 , 但 我 不 太 認 識 祂 、 總 覺 得 神 高 高 在 上 , 離 我 好 遠 好 遠 , 而 且 我 覺 得 神 很 小 氣 , 每 次 請 祂 辦 一 點 事 , 祂 總 是 不 聽 “ 我 ” 的 話 。 索 性 就 乾 脆 相 信 我 自 己 , 所 謂 人 定 勝 天 。

在 臺 灣 接 受 大 學 生 的 軍 事 訓 練 時 , 有 一 次 出 完 操 , 我 的 槍 掉 了 一 個 螺 絲 釘 , 班 長 叫 我 們 全 班 去 找 , 找 不 到 不 准 我 放 假 。 在 受 訓 的 那 段 日 子 , 每 天 盼 的 就 是 週 末 放 假 , 出 去 呼 吸 一 下 自 由 空 氣 。 要 是 班 長 罰 我 錢 , 或 買 一 枝 槍 我 都 願 意 , 他 偏 要 全 班 滿 山 遍 野 地 去 找 螺 絲 釘 , 真 如 大 海 撈 針 。 全 班 十 人 就 走 回 到 我 們 出 操 的 場 地 , 九 個 人 都 在 找 , 只 有 我 一 個 人 , 閉 著 眼 禱 告 。 我 說 神 若 是 你 這 次 幫 我 的 忙 , 我 就 真 相 信 你 。 我 的 眼 還 沒 打 開 , 就 有 一 個 人 找 到 螺 絲 釘 了 。 但 我 一 高 興 馬 上 又 把 神 忘 記 了 , 這 一 忘 就 是 十 年 。

後 來 我 與 妻 子 來 到 南 卡 讀 書 , 兩 年 後 拿 到 電 腦 碩 士 , 因 找 不 到 理 想 的 工 作 , 而 且 妻 子 還 在 讀 博 士 , 所 以 我 也 繼 續 讀 博 士 。 看 到 一 些 事 業 有 成 的 學 長 , 雖 然 已 經 擁 有 我 所 羨 慕 的 一 切 , 卻 沒 有 我 想 像 中 的 那 麼 快 樂 , 使 我 仔 細 思 想 人 生 追 求 的 目 標 。 反 觀 校 園 裏 一 群 基 督 徒 , 常 向 我 們 夫 婦 傳 福 音 , 他 們 的 生 命 裏 有 一 種 說 不 出 來 的 平 安 、 喜 樂 , 是 我 們 沒 有 的 。 那 平 安 與 喜 樂 深 深 的 吸 引 我 , 使 我 想 要 得 著 它 。

於 是 我 來 到 教 會 , 認 識 了 耶 穌 基 督 。 發 現 我 們 的 神 , 不 是 高 高 在 上 , 也 不 是 個 小 氣 的 神 , 祂 愛 我 們 , 甚 至 將 祂 的 獨 生 子 耶 穌 基 督 賜 給 我 們 。 主 耶 穌 親 自 來 到 世 上 , 為 了 我 們 的 罪 被 釘 死 十 架 , 替 我 們 付 了 罪 的 代 價 , 使 我 們 因 著 信 祂 , 罪 得 赦 免 , 並 能 得 到 那 永 遠 的 生 命 。 感 謝 讚 美 主 , 祂 讓 我 回 到 了 父 神 的 身 邊 , 從 那 時 起 主 所 賜 的 平 安 、 喜 樂 , 就 常 與 我 同 在 。

信 主 後 , 主 的 愛 吸 引 我 要 服 事 祂 , 剛 開 始 什 麼 也 不 會 做 , 就 與 同 工 到 教 堂 掃 樹 葉 , 好 大 的 院 子 , 要 掃 好 幾 個 小 時 , 連 晚 上 睡 覺 , 還 聽 到 掃 樹 葉 的 聲 音 。 我 只 希 望 當 人 來 到 教 會 , 看 見 一 個 乾 淨 院 子 , 有 好 印 象 , 願 意 繼 續 來 教 會 、 聽 神 的 話 語 。 後 來 查 經 班 的 負 責 弟 兄 , 請 我 帶 查 經 , 並 給 我 訓 練 , 在 教 會 中 學 習 事 奉 神 。

畢 業 後 , 神 帶 領 我 與 妻 子 來 到 弗 州 傑 城 。 這 裏 的 教 會 沒 有 牧 師 , 但 神 打 發 祂 的 僕 人 從 艇 笣 各 教 會 來 幫 助 我 們 , 尤 其 是 奧 蘭 多 的 丁 弟 兄 , 不 辭 辛 勞 地 前 來 餵 養 我 們 , 訓 練 同 工 , 讓 我 們 從 聖 經 中 , 漸 漸 地 了 解 神 的 心 意 。

1995年 , 彭 超 牧 師 開 始 來 牧 養 我 們 。 他 對 聖 經 的 了 解 , 給 教 會 莫 大 的 幫 助 。 那 時 我 在 主 日 學 、 家 庭 團 契 、 福 音 、 關 懷 、 探 訪 事 工 上 服 事 神 。 彭 牧 師 由 於 健 康 的 緣 故 , 決 定 2000年 10月 退 休 。 所 以 教 會 從 1999年 底 開 始 再 尋 牧 , 一 年 內 請 了 五 、 六 位 牧 師 來 面 談 , 都 沒 有 合 適 的 。 而 在 過 程 中 , 花 了 許 多 時 間 , 對 教 會 也 毫 無 幫 助 。 有 一 天 突 然 有 個 微 小 聲 音 提 醒 我 , “ 人 家 都 是 牧 者 在 找 迷 羊 , 你 們 卻 是 羊 在 找 牧 者 , 我 已 將 牧 養 的 恩 賜 、 賜 給 你 們 , 為 什 麼 不 去 使 用 ? ” 我 們 就 放 慢 聘 牧 的 腳 步 , 兩 年 來 , 各 組 團 契 一 一 成 立 , 團 契 負 責 弟 兄 , 就 像 小 牧 師 , 開 始 關 懷 餵 養 所 屬 的 團 契 。 又 因 彭 牧 師 還 留 在 傑 城, 擔 任 我 們 顧 問 牧 師 , 訓 練 弟 兄 講 道 。 感 謝 主 , 讓 我 在 講 台 上 有 所 操 練 。

那 時 我 是 帶 職 事 奉 , 也 沒 有 想 出 來 全 時 間 服 事 , 認 為 帶 職 事 奉 有 許 多 好 處 。 第 一 是 果 效 好 , 只 要 去 看 看 慕 道 友 , 他 們 都 很 感 動 , 就 願 意 信 耶 穌 。 其 次 是 有 工 作 , 可 以 賺 錢 , 奉 獻 用 來 建 堂 、 請 牧 師 、 宣 教 等 事 工 , 豈 不 更 好 ? 但 我 也 不 排 除 全 時 間 服 事 的 可 能 性 , 因 我 已 將 自 己 全 人 獻 給 主 , 只 要 神 親 自 呼 召 , 我 就 願 意 。

2001年 3 月 , 彭 牧 師 寫 信 給 所 有 執 事 , 說 他 三 十 個 小 時 沒 有 睡 覺 , 心 中 有 神 的 感 動 、 要 我 全 時 間 出 來 服 事 主 。 所 以 , 要 我 為 這 件 事 禱 告 , 也 請 執 事 們 為 我 禱 告 。 我 將 這 事 放 在 心 裏 紀 念 。 我 父 親 也 說 , 若 是 我 去 做 牧 師 , 他 不 反 對 , 我 也 記 在 心 裏 。 弟 兄 姊 妹 也 鼓 勵 、 並 為 我 禱 告 。 我 知 道 這 是 神 所 給 外 在 的 印 証 。 但 我 還 是 不 願 全 時 間 服 事 , 私 自 與 神 約 定 , 先 讓 我 工 作 十 年 , 一 方 面 可 以 多 充 實 自 己 , 另 一 方 面 工 作 十 年 後 , 將 來 可 領 社 會 補 助 金 。

2002年 我 已 工 作 十 年 , 裏 面 的 聲 音 催 促 我 , 『 你 已 工 作 十 年 了 』 。 我 對 神 說 : 『 再 等 等 , 我 太 太 還 沒 有 感 動 , 兩 人 要 同 負 一 軛 , 我 需 要 她 的 支 持 。 』 我 妻 子 明 說 : 要 神 自 己 親 自 呼 召 , 才 可 以 出 來 。 因 為 神 呼 召 , 神 就 負 責 。 所 以 我 禱 告 、 等 候 神 的 呼 召 。

這 時 神 把 我 工 作 的 興 趣 拿 走 , 以 前 喜 歡 寫 程 式 的 我 , 現 在 覺 得 上 班 在 浪 費 時 間 , 浪 費 自 己 的 生 命 。 裏 面 又 有 聲 音 : 『 有 許 多 人 肯 奉 獻 金 錢 , 但 不 是 多 人 願 意 全 時 間 服 事 。 我 要 你 的 人 、 你 願 意 將 全 人 獻 上 嗎 ? 』 我 心 掙 扎 、 求 主 面 對 面 跟 我 講 話 ; 讓 我 看 見 神 或 聽 見 神 親 自 呼 召 。

十 月 二 十 日 畢 立 道 牧 師 來 証 道 , 他 們 夫 婦 蒙 主 差 遣 , 在 臺 灣 宣 教 三 十 多 年 , 從 沒 有 後 悔 過 。 他 提 到 師 母 從 前 神 學 院 的 同 學 、 當 初 也 願 意 成 為 宣 教 士 , 後 來 找 到 好 丈 夫 , 結 婚 生 子 。 結 果 , 雖 然 有 世 人 羨 慕 的 生 活 , 卻 因 沒 有 去 宣 教 而 終 生 遺 憾 , 憂 憂 鬱 鬱 地 過 了 一 生 。 仔 細 思 考 自 己 的 光 景 , 就 是 憂 憂 鬱 鬱 、 沒 有 快 樂 。 我 求 主 親 自 向 我 顯 現 , 對 我 呼 召 ?

[十 月 三 十 一 日 神 親 自 彰 顯 祂 的 榮 耀 ] 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 
有 一 對 夫 婦 張 鋒 與 管 琪 , 10/27主 日 崇 拜 後 來 找 我 , 說 要 決 志 信 主 。 於 是 , 我 先 說 了 得 救 的 道 理 , 然 後 帶 他 們 做 了 決 志 的 禱 告 。

10/29 週 二 半 夜 12點 , 管 琪 打 電 話 給 我 說 , 張 鋒 發 瘋 了 , 跑 到 外 面 去 叫 神 救 他 , 叫 天 使 救 他 , 把 她 壓 在 地 上 , 要 她 向 主 認 罪 。 後 來 鄰 居 報 警 , 警 察 把 張 鋒 抓 走 了 。 從 她 談 話 中 , 知 道 張 鋒 從 前 練 過 氣 功 , 猜 想 可 能 是 什 麼 邪 靈 住 在 他 裏 面 。 我 打 電 話 給 彭 牧 師 請 代 禱 後 , 整 晚 沒 睡 好 , 醒 醒 睡 睡 , 醒 著 就 替 他 們 禱 告 。

10/30 週 三 下 午 , 管 琪 、 張 鋒 的 經 理 和 我 去 法 院 , 想 把 張 鋒 保 出 來 , 只 不 見 張 鋒 人 影 。 聽 警 察 說 他 非 常 不 合 作 , 有 自 殺 傾 向 , 非 常 危 險 , 放 出 來 可 能 會 傷 害 人 , 所 以 決 定 送 他 去 精 神 病 院 。 在 回 家 的 路 上 , 張 鋒 的 經 理 來 電 話 , 叫 我 去 找 管 琪 , 因 為 警 察 說 , 如 果 願 意 自 行 負 責 後 果 , 就 可 以 接 張 鋒 回 家 , 張 鋒 的 經 理 先 去 領 他 出 來 。 等 我 們 到 了 看 守 所 , 只 見 經 理 與 四 位 警 察 站 在 門 口 , 不 見 張 鋒 。 經 理 說 張 鋒 不 認 識 他 , 一 出 大 門 , 手 舞 足 蹈 , 在 地 上 磕 頭 , 警 察 就 把 張 鋒 直 接 送 交 精 神 病 院 。

10/31週 四 晚 上 去 了 精 神 病 院 , 不 見 張 鋒 , 後 來 卻 在 普 通 醫 院 找 到 他 。 他 被 綁 在 床 上 , 人 還 算 平 靜 , 額 頭 有 血 , 黑 青 了 一 大 塊 。 護 士 說 他 昨 晚 大 鬧 急 診 室 , 被 注 射 鎮 靜 劑 , 讓 他 昏 睡 。 牧 師 , 張 志 宏 , 管 琪 與 我 四 人 圍 在 床 邊 與 張 鋒 交 談 , 他 對 答 還 算 正 常 , 沒 有 什 麼 異 樣 。 彭 牧 師 就 講 救 恩 的 道 理 給 他 聽 , 張 鋒 都 快 睡 著 了 。 後 來 牧 師 說 要 為 他 禱 告 , 他 回 答 說 好 。 我 就 拉 著 他 的 右 手 , 管 琪 拉 著 他 的 左 手 , 當 牧 師 說 “ 奉 耶 穌 基 督 的 名 , 吩 咐 邪 靈 出 來 ” 時 , 張 鋒 手 開 始 抖 動 , 接 著 身 體 也 抖 動 , 整 張 床 都 在 震 動 。 我 們 就 一 起 禱 告 “ 奉 耶 穌 基 督 的 名 , 命 令 邪 靈 出 來 ” 。 忽 然 他 整 個 人 坐 了 起 來 , 發 出 吼 叫 狂 聲 , 整 層 樓 都 可 以 聽 見 , 大 約 狂 叫 了 兩 、 三 分 鐘 , 邪 靈 終 於 離 開 了 張 鋒 。 他 平 靜 下 來 , 並 隨 著 牧 師 高 呼 哈 利 路 亞 , 然 後 安 靜 地 睡 著 了 。 第 二 天 醫 生 來 看 他 , 說 他 一 切 正 常 , 可 以 出 院 了 。 感 謝 讚 美 主 , 祂 拯 救 了 張 鋒 。 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在 趕 鬼 前 , 我 禱 告 求 神 救 救 張 鋒 , 若 保 守 我 們 平 安 , 我 就 將 一 生 獻 給 祂 。 當 我 們 奉 耶 穌 基 督 的 名 、 居 然 趕 出 邪 靈 , 神 讓 我 親 眼 見 到 耶 穌 基 督 的 名 , 帶 有 能 力 , 是 多 麼 的 偉 大 。 我 親 眼 見 到 主 的 大 能 、 和 祂 的 榮 耀 。 就 如 約 伯 所 說 : 從 前 我 風 聞 有 你 , 如 今 親 眼 看 見 你 。 我 知 道 是 神 親 自 向 我 彰 顯 祂 的 榮 耀 。 回 家 告 訴 妻 子 發 生 的 事 , 一 同 將 感 謝 , 讚 美 都 歸 於 主 。

神 讓 我 看 到 , 沒 有 神 的 結 局 、 就 與 惡 鬼 同 一 下 場 、 就 是 永 死 。 搶 救 靈 魂 時 間 緊 迫 、 不 能 再 等 。 就 如 好 多 人 、 掉 在 海 裹 快 淹 死 了 , 我 能 說 等 我 退 休 了 , 再 去 讀 神 學 , 等 畢 業 了 , 再 來 救 他 們 ?

羅 馬 書 10章 13~15節 說 , 沒 有 奉 差 遣 , 怎 能 傳 道 呢 ? 沒 有 傳 道 的 , 怎 能 聽 見 呢 ? 未 曾 聽 見 祂 , 怎 能 信 祂 呢 ? 未 曾 信 祂 , 怎 能 求 祂 呢 ? 沒 有 求 告 主 名 , 怎 能 得 救 呢 ? 因 為 “ 凡 求 告 主 名 的 , 就 必 得 救 。 ”我 又 聽 見 主 說 : “ 我 可 以 差 遣 誰 呢 ? 誰 肯 為 我 們 去 呢 ? ” 我 說 : “ 我 在 這 裡 , 請 差 遣 我 ! ” (以 賽 亞 書 第 6章 8節 )

兩 天 後 , 我 對 妻 子 說 , 要 放 下 工 作 , 開 始 全 時 間 服 事 神 。 妻 子 只 問 什 麼 時 候 ? 因 她 知 道 是 神 在 呼 召 , 也 願 意 順 服 主 。

十 一 月 十 日 建 堂 奉 獻 日 , 看 到 弟 兄 姊 妹 一 個 個 走 到 台 前 , 將 認 獻 單 投 在 奉 獻 箱 裏 , 我 非 常 感 動 , 從 弟 兄 姊 妹 的 奉 獻 中 , 看 到 神 的 信 實 , 我 知 道 不 必 再 為 教 會 建 堂 經 費 擔 心 。

十 一 月 十 六 日 , 因 母 親 手 術 去 加 州 , 父 親 請 了 兩 位 牧 師 , 兩 位 帶 職 事 奉 的 弟 兄 , 個 別 跟 我 談 話 , 要 確 定 我 是 否 清 楚 蒙 召 , 下 一 步 該 如 何 ? 感 謝 主 , 牧 師 與 弟 兄 們 都 給 我 許 多 寶 貴 意 見 , 也 堅 定 我 的 信 心 。 我 母 親 是 基 督 徒 , 看 到 別 人 的 兒 子 當 牧 師 , 都 感 謝 主 , 但 私 心 卻 怕 自 己 的 兒 子 受 苦 。 她 見 我 談 話 結 果 , 一 次 比 一 次 堅 定 , 只 好 親 自 出 馬 , 對 我 說 : 別 人 口 才 好 , 都 不 去 當 牧 師 。 你 從 小 不 喜 歡 講 話 , 又 不 擅 長 交 際 , 能 當 牧 師 嗎 ? 我 說 : 我 沒 有 口 才 、 但 我 有 耶 穌 , 向 人 傳 福 音 , 不 是 靠 口 才 , 而 是 靠 耶 穌 基 督 , 請 你 放 心 。 母 親 說 : 兒 子 怎 麼 那 麼 傻 , 要 當 傳 道 人 ? 以 後 的 生 活 怎 麼 辦 ? 教 會 所 有 家 庭 中 , 就 是 牧 師 家 最 窮 。 我 說 : 生 命 不 在 家 道 豐 富 , 我 將 來 在 物 質 上 , 可 能 貧 窮 , 但 在 靈 裏 卻 是 富 足 的 。 啟 示 錄 3:17, 老 底 嘉 教 會 認 為 自 己 是 富 足 的 , 一 樣 都 不 缺 。 但 神 卻 說 他 們 是 困 苦 、 可 憐 、 貧 窮 、 瞎 眼 、 赤 身 的 。

在 洛 杉 磯 住 了 一 週 後 , 回 到 傑 城 , 剛 進 家 門 , 媽 的 電 話 就 來 了 。 媽 說 我 剛 走 , 她 就 開 始 看 一 本 書 , 書 中 頭 一 句 話 , 就 是 “ 敬 畏 耶 和 華 是 智 慧 的 開 端 , 認 識 至 聖 者 便 是 聰 明 ” 。 她 說 : 我 的 兒 子 是 有 智 慧 的 , 並 不 傻 , 因 為 我 兒 子 〝 敬 畏 耶 和 華 , 認 識 至 聖 者 〞 。 我 知 道 是 神 對 母 親 說 話 , 使 母 親 轉 變 。

感 謝 神 , 祂 拯 救 了 我 , 更 感 謝 神 , 呼 召 我 來 服 事 祂 。 我 已 完 完 全 全 的 降 服 於 神 , 甘 心 樂 意 的 將 我 一 生 都 奉 獻 給 主 , 沒 有 半 絲 的 勉 強 。 願 一 切 的 榮 耀 , 尊 貴 都 歸 給 主 耶 穌 基 督 。